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淫荡又高雅的假面人妻
淫荡又高雅的假面人妻

淫荡又高雅的假面人妻

早晨

  「不……不要……」

  娇羞的美人双腮晕红地苦撑着身体,半蹲的姿势双臀高翘,单薄的窄裙被人
撩了起来,一根粗硬的火红肉棒正在湿淋淋地内裤底下来回琢磨。

  刚刚送丈夫出门上班的完产妇人,才正准备喂两名幼子喝奶,没锁的大门突
然闯进一名陌生男子,将她挟持地整个人压在墙角上。

  「快……快住手!我……我要大声叫了……啊……」

  「嘿嘿……太太,这就是妳不对了,昨天明明是妳自己对着我撩起裙摆求我
干妳的……难道短短一个晚上全都忘了么?」

  男人在少妇的耳边吹袭时,美丽的膧体不由自主地微微颤抖,白皙地颈子旁
飘散着一头长发,脸上的表情除了娇羞之外,更像似惧怕偷情事实被曝光的旁徨
与惊恐。

  严格来说,少妇之前的确不认识这名陌生男子,但昨天夜里的一场恩爱后,
两人也确实无因无由地发生过一夜情关系。

  「哼哼……我可在门口外等很久了呢,昨天都兴奋成什么样子,怎么?今天
却想装作不认识?」

  「我……我真的不认识你……」

  「可是……妳的小妹妹却很认得我的弟弟呢,嘿嘿嘿……」男人抓起自己的

大肉棒又是隔着少妇内裤一阵摩擦。

  「不……没有……快住手……啊啊……」

  「再……再不住手……我要大声叫了……啊……」少妇的双手不停推阻对方,
但力道却显得十分微弱,这种推却更像似引诱男人快点粗暴地侵犯自己一样。
「哼哼,妳叫看看啊……嘿,这是什么表情?想让昨天的事让所有人知道吗?」

  「昨……昨天……」

  「真是会假装无辜……若没反应会这么容易湿么?」男人一边在少妇敏感的
脖子上不停舔弄,一会把手伸进性感的黑蕾丝内裤里抠弄,只见光华的下体依稀
就能听见涔涔水流滑润地搓揉声。

  「嘿嘿,看看妳自己,穿这是什么内裤?」「」啊啊!不是的……住……住
手!别……别摸……不……不可以伸进去……啊……「

  「吸……吸!嘿嘿!跟昨天还穿同一件,上面还有我精液的味道呢,妳丈夫
都没闻到其他男人的味道吗?」

  「呜呜……不是的……」

  「穿着这么透明的性感黑蕾丝内裤,分明就是想勾引男人,有哪个良家妇女
平时会穿成像妓女一样?装着一副害臊模样到底想骗谁?」

  「没……没有……」

  少妇的脸羞红到耳根子去了,身上这件内衣裤的确是昨天才新买的,款式是
那种滚边蕾丝、黑纱、轻薄到几近透明一线天的情趣商品,重要部位也快遮不住
阴毛般充满无比的性诱惑。

  「嘿,看妳应该只有二十出头岁数吧,是不是不小心有了小孩才结婚的?看
妳的行径根本是个不安于室、大胆爱玩的浪女淫娃麻……」

  「呜呜……不……不是这样的……呜……呜……」

  少妇自己都不明白,昨天不知为何会突然像失心疯般做出这么多的傻事,好
像当时一听见女儿的哭闹声,身体就不由自主地失去控制了。

  「哼哼,如果只看妳纯洁的脸蛋,根本不会瞭解妳内心有多淫乱,明明这会
都流了这么多水了,还不肯承认么?」

  「呜呜……不……不是的……」少妇的表情既挣扎着又像期待什么事发生似
地,呆滞地肢体趴在墙壁上,随着身体各处被抚摸的感觉正刺激着身体本能地兴
奋起来。

  「看……这是什么?尝尝看……嘻嘻,自己淫水的滋味怎么样?」男人看着
高贵优雅的少妇正逐渐流露出一股淫靡痴态时,忍不住把黏呼呼地手指头给塞进
她嘴里搅动起来。

  「啊……饶……饶了我……老公会回来的……不……不行……」

  「嘿嘿,想骗谁啊?他这不是才刚出门?不到晚上是不会回来的,我们两有
的是时间培养感情呢……」

  埋伏许久的男人显然早就看穿了少妇推诿地说词,而且眼看她越是这样说,
便越刺激他要更粗暴地肆无忌惮。

  「嘻嘻,乳子这么挺,是想喷出来了吧?」男人把她的内裤勾到一旁,直接
将阴茎在两片肉唇上摩擦,空出来的双手直接掐揉在少妇的乳头上。

  「啊啊!啊……啊!」

  「嘿嘿,奶头这么敏感?看到这是妳的兴奋点呢……」

  「别……别磨那里……啊……出……出来了……」硬挺的大乳头因产后每天
喂食关系乳腺特别发达,禁不起男人的一再玩弄,终于丝丝地像小喷泉般四溢出
乳白奶水来。

  「昨天被妳喷出来的奶水给吓一大跳,看妳这骚样……真想像不到是个刚生
过孩子的女人,阴唇的弹性居然跟小女孩一样,身体倒是恢复的挺快呢……」

  「别揉……啊啊……」

  「妳老实说……我是不是妳生完孩子后的第一个男人?」


  「不……不要说了……呜呜……不要欺负我……」

  「哦……这是什么?奶水要流出来了呢,嘿嘿……那就别浪费吧。」男人把
头凑了过去,张开嘴巴就直接在乳头上吮吸了起来。

  「啊……又……又溢出来……停……别这样……啊啊啊……羞死人了……」

  「嘿……嘿嘿,真好喝!妳看……这奶水多充足,整个乳房好扎实,应该有
D罩杯这么大吧,这可是女人生完孩子后才有的奖励呢。」男人说话就像个老色
鬼一样不停对少妇身体品头论足道。

  「啊啊……你到底……啊啊……啊……别……别吸……别磨……磨那里……
啊啊……啊……」少妇的身体越来越不由自主地热了起来,可男人似乎没有更进
一步举动,像似,在等到着什么指令一样。

  「嘿嘿,我就说妳身体好色极了,可我并没有打算强奸妳,就跟昨天一样应
该是妳主动勾引我的不是吗?」

  「你……呜呜……到底怎么样才肯放过我?」

  「妳自己说呢?」

  「不要这样……我老公真的要回来了……」少妇就像词穷般地呢喃着相同说
词,但这对一名已经掏出肉棒、箭在悬上的男人来说,根本半点吓阻作用也没有,
反而像刺激对方快点再更进一步。

  「那就让他瞧瞧……什么样的人妻会在别人面前主动撩起裙子,求男人插她
那痒死人的小骚穴,插的欲仙欲死……嘿嘿。」男人的话就像一枪打中要害般直
接,昨天的夜里,少妇的确是自己主动到街上勾引男人的,但那时的状态就像失
心疯一样,根本不晓得为何会这么做。

  「你!呜……呜……呜呜……」

  「怎么?我有冤枉妳吗?昨天是我让妳好好满足地过过瘾呢,今天换妳让我
爽一下,这样一人一次不是很公平吗?」男人嘴里一边说时,双手仍旧不停揉胸、
磨唇、亲吻少妇颈子,直把矜持不住的美人往欲火坑里推。

  「完了之后……你就会离开是吗?」少妇彷佛知道自己有错在先,不敢真的
大声呼叫,嘴里颤声地说出她的最底线。

  「当然……嘻嘻,不然难道等妳丈夫把我们两一起送进警局里去吗?」

  「好……好吧……进来吧……」美妇人幽幽地叹了口气,将屁股对准后方不
再抵抗……心里彷佛接受了昨夜早已铸下来的大错,如今只想尽快让这一切即早
结束。

  「嘿嘿,妳说什么我听不清楚,大声点。」没想到男人却在这个紧要关头,
居然会停止不前地胁迫道。

  「进……进来吧……」

  「什么东西进来哪里?这是什么东西呢?」男人明知故问地假装听不清楚,
可手里握紧的肉棒却是越来越硬,直接秀在少妇眼前地勃勃晃动着。

  「肉……肉棒……」

  「什么东西?说清楚!」

  「把肉棒……肉棒放进来……」

  「嘿嘿,都说你不够老实呢,还想拖多久?想拖到给老公看看妳现在的模样
吗?」

  「呜呜……不……把你的肉棒放进来吧……」

  「说清楚点!」

  「呜……把……把肉棒插进来吧……插进人家痒死了的小淫穴!呜呜!」

  最后,少妇彷佛像豁出去般地说出男人渴望听见的淫话,虽然昨天已经教过
她仍无法适应这种屈辱,身子只能越压越低紧紧闭起双眼,像似认命地等待着被
男人肉棒插进去的一瞬间刺痛。

  「这还差不多!哈哈!」男人得意地笑着,吐了点口水在那湿淋淋地两片肉
唇上,滋一声用力地便桶了进去!

  「啊……啊啊啊!怎……怎么会……啊啊啊!」少妇的知觉立刻有了最直接
回应,不明白是什么原因,一夜之间自己的肉穴里竟变得像全然不认识地敏感器
官!

  (啊啊!啊啊啊啊……好……好厉害……啊啊啊啊……这……这是……我的
小穴?啊啊啊啊……要……要融化了……)

  肉棒插进去的一瞬间,少妇的脑袋里就像某个开关被人打开来一样,刺痛的
感觉完全消失不见!亢奋地肉体正在进行着失控状态的异常行为,双臀不停往后
摆动,抚媚的滚烫娇躯正不断索求着更多、更强烈的肉欲痛快。

  「嘿……嘿嘿……太太,妳的肉穴夹得我好紧呢,这样难道还不承认自己是
个好色淫妇吗?」

  「啊啊……好……好舒服……啊啊啊……啊……」

  「啪!跪下去点……给我把屁股挺高!」

  「是……」少妇反射性的顺从压低身子,姿体就像只母狗般屈辱地配合对方,
愉悦亢奋地痴女表情,简直……与一分钟前羞耻抵抗的痛苦模样判若两人。

  (啊啊……为……为什么……又变成这样……啊啊啊……我的身体……又要
失控了……这不是我……啊啊啊……不行了……啊哈!)

  「给我趴好了……嘿嘿,接下来我要给你一连串凶猛无比的快攻呢,让妳这
淫娃再也离不开老子的大肉棒,哈哈哈!」

  「是……是……啊啊……好……好……插深点……啊哈……我都听你的……
啊啊啊啊……」

  「还没开始呢……兴奋成甚么么样?嘻嘻,准备好了吗?」男人像似受到极
大鼓舞般地使劲全力,一条大肉棒在少妇肉穴里拼尽力气地勇往直前!

  「这样!这样!兹兹兹……这样!这样!哈哈哈!这样呢!这样……嘻嘻…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顶……顶死了……啊啊……啊啊!」

  「砰!砰!砰砰砰!撞击的力道怎么样……嘿嘿,肉穴里面是越来越湿了呢!」

  「啊啊……好……好舒服!好美……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妳这表里不一的好色淫妇……想不想当我的女人?」眼看狗爬姿势的少妇
已经完全投入时,男人知道时机已经差不多了,阴险的表情便把自己企图给完全
表露出来。

  「啊啊啊……别……别停下来……用力……还……还要啊……啊哈……啊啊
……」

  「哈哈哈,不可能的……只有当我的女人才能高潮,怎么样……愿不愿意?」

  「啊啊……怎么这样……我……我……」

  「哼哼,像妳这种淫荡又高雅的假面人妻可不多见呢,平时一脸不可侵犯,
脱下衣服却比婊子还要风骚……能配得上这种身体的男人,也只有像我般阴茎又
大、又够好色的男人才能满足妳啊……」

  「呜呜……我……啊哈……我……」

  「老实承认吧,丈夫的肉棒是不是没办法满足妳?」

  「不……我……我……」

  「只要妳肯当我的女人,那我们俩自然就是不可告人的祕密了……届时我也
会配合妳空闲时间做爱,绝不会让妳丈夫发现的……」

  「你……真的……不会告诉我丈夫?」

  「千真万确!嘿嘿,妳说这样好不好?」男人一面以两人奸情作为要胁条件,
一边又缓缓地增快速度,一来一往快慢拿捏配合无间,似乎还是个经验老道的调
情高手。

  「啊……快点……求求你……下面麻死了……给我……快给我……好不好…
…」

  「嘿嘿嘿,妳都还没答应呢……乖乖作我的女人就让妳高潮如何?」

  「啊……好……好……」

  「说什么?听不见呢。」 「好……好!我答应你……我做你的女人就是了……快给我……千万别让我
丈夫知道,玩我吧……啊啊……好热……好堕落啊……啊啊啊……」

  「桀桀桀桀……那就一言为定了,哈哈哈……看老子今天怎么操到妳晕过去
为止!哈哈哈哈!」

  「啊哈!啊哈!就……就是那……啊哈!好……好棒啊!啊啊啊啊……要泄
了……谢……谢谢……啊啊啊啊啊啊!」